感动!三十多年的执着,这位妇产科男医生始终如一

日期:2020-01-03 15:57  分享到:
来源 :

专家简介

张建平,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妇产科副主任、产科主任,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围产医学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华妇产科学会产科学组成员、中国优生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广东省健康管理学会妇产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师协会围产医学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助产协会副会长、广东省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早产及流产学组组长等,还担任中华产科急诊电子杂志副主编、中华妇产科杂志、中华围产医学杂志、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等十余本杂志编委。主要研究领域为生殖免疫学和围产医学,尤其致力于复发性流产、试管婴儿多次失败及不明原因不孕的研究和诊疗工作。

走进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岭南楼张建平教授的办公室,看到的是书柜里堆满的书籍,办公桌上厚厚的病历文件,墙壁上一面面鲜红的锦旗上,“妙手回春”“送子神医”等烫金大字,记载着一个个患者感谢与欣喜之情。

30多年前,从开始学医的那一天起,张建平就决心用自己的努力刻苦,为患者减轻病痛。

30多年来,张建平已成为全国妇产科领域的权威专家,国内生殖免疫学和围产医学领域领头人,尤其对治疗复发性流产、试管婴儿多次失败及女性不明原因不孕有极高的造诣。

“我仅做了一点点的工作,感谢这么多病人对我的信任。”张建平说,尽自己最大能力帮助最多的人,是自己作为一名医者的初心和使命。

01

“最揪心的就是病人和家属就诊时充满期望的眼光”

上个世纪70年代,张建平还在乡下读高中时,曾跟随乡里的郎中学习了三年中医。这三年里,他觉得医生这种救死扶伤的职业,正是自己一生的追求,于是在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填了医学院。当年妇产科医生极其短缺,并且非常需要一些优秀的男医生,由于张建平成绩突出,一毕业就被分配到了中山二院的妇产科。

“当年人们对妇产科医生的认识还没有那么全面,我曾经在出诊的时候,有病人挂了号,到诊室时看到我这个男医生,扭头就走了。”张建平笑着回忆。

张建平解释,之所以成为一名产科医生,并且能够坚持下来,除了跟自己学习的领域有关和实际需要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自己在从医过程中,接触到的很多患者的遭遇,让他感觉到了这份坚持的重要。

在产科工作多年,张建平接触过许多习惯性流产的病人。这些患者流产过多次,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肚里的孩子平安来到世上,却因为各种疑难杂症,不得不面临一次次折磨。她们不仅要面对身心上的双重痛苦,更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张建平见过许许多多的案例,其中不乏观念传统的家庭,不能生育的女性,轻者是终生不幸,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重者就是被逼离婚、面临家庭破裂的悲剧,甚至还有因为无法生育而自杀现象。

“刚进入这个领域工作的时候,接触到一些反复流产来住院的病人,我们经常束手无策,只能给病人打孕酮激素,并吩咐病人卧床保胎,但孩子究竟能不能保住,却往往只能听天由命。”张建平回忆,在这个过程中,让自己最揪心的就是病人和家属来就诊时充满期望的眼光。

作为医者,初心就是解决病人的痛苦,作为产科医生,怎样才能帮助病人解决生育过程中遇到的疑难杂症,让病人不再痛苦?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张建平开始对产科中的疑难杂症进行重点“攻关”,这一坚持就是三十多年。

02

“通过不断学习研究,用科学的力量解决难题”

解决产科中的难题,必须要通过科研途径。在最开始的阶段,为了提升自己以及整个科室的科研能力,张建平辗转全国“取经”。

1998年,张建平参加了上海仁济医院林其德教授举办的全国第一届生殖免疫学习班,第一次接触到了生殖免疫学,他认识到生殖免疫学与复发性流产的关联,猜想可以用生殖免疫的理论与复发流产疾病结合起来。解决妇产科的疑难杂症。

张建平此后便一心扑在这一方面的研究上,静心钻研,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方向是对的,凭借生殖免疫的理论及其相关研究与医疗工作,他带领团队在这一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是新的,需要从头开始摸索。产科病房设备较为简单,研究检验设备严重不足......张建平已经记不清楚,一路走来,经历了多少个难题,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些难题在大家共同努力下都一一得到了解决。

在习惯性流产研究与诊疗工作中,张建平及其团队有一项全国领先的重要突破就是紧急宫颈环扎术。有些早产的产妇,由于宫颈机能不全,在20—28周没有明显子宫收缩的妊娠期间,宫口就张开了,导致胎儿流产。当时,张建平设想,宫口开了,能不能把它缝回去?张建平曾把紧急宫颈环扎术的经验在全国医师协会的会议上进行介绍,当时一些老专家都提出异议:宫口开这么大,把它缝回去有没有风险?第一是感染的风险,第二是宫颈组织裂伤的风险。但后来的手术经验证明,只要手术技巧过关,注意术后管理,这项手术是可取的。

在张建平的努力下,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产科今天已经有了一个强大的团队,对复发性流产诊治也有了基本的队伍。全科几乎所有的教授、副教授、主治医生,甚至住院医生都懂得复发性流产诊治的一整个方案措施。近年来,针对复发性流产的免疫机制,这一团队拿了5个国家自然基金,在各大学术专著上也发表过许多学术文章,在复发性流产的领域内做到了全国范围内领头羊的角色,推动了全国复发性流产诊疗工作的发展。现在,许多病人从全国各地慕名来看病,复发性流产的综合治愈率达到了90—95%。

“一个医生的经历和能力是有限的,通过不断学习研究,用科学的力量解决难题。同时,也要通过成果的分享,进一步提升医学技术会让更多的患者受益。”张建平非常希望能把自己的医学研究成果向业界分享,从2003年起,张建平还开展了每年的全国生殖免疫的学习班,至今已经开展了十七年。在他的牵头下,科室人员撰写了一些关于自然流产的基础与临床专著,并代表中华医学会产科学组起草了流产治疗规范等。

03

“把党员的担当医生的职责紧密连结起来”

“我是一名医生,也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无论是在工作中还是生活中,这是我始终牢记的两个最重要的身份。”张建平说。

1987年,还在读研究生期间,张建平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30多年来,他一直认为,作为一名医者,除了专业性之外,还要有政治意识,“比如救死扶伤、服务患者,这是对医生的职业道德要求,也是和一名党员的要求是一致的。”张建平说。

高超的医疗技术,让张建平在患者中拥有很高的知名度。因为信任张建平主任的医术,每年找张建平主任治疗的病人多不胜数,有时要提前几个月预约。这些病人来自全国各地,甚至很多国外的患者也慕名前来求医,来自美国、加拿大、欧洲的患者多不胜数,甚至远在巴西的华侨也不远万里来到广州问诊。因为工作科研等任务繁多,张建平每周仅出诊两个半天,每次出诊,他起码要看上百名病人。

张建平的号,总会在数周前挂满,但还有不少患者在张建平出诊那天才刚到中山二院。于是张建平采用了加号的办法,让患者把名字写在纸上,然后按顺序看病。但日子久了便出现了问题,加号的人越来越多,有时候张建平需要工作到晚上8点才能结束。张建平觉得需要采取措施,于是决定只允许加号30位,先到先得。“他们有些来自湛江汕头,甚至是湖南湖北全国各地,来这里一趟不容易,总不能把他们拒之门外。”张建平说。

尽管限制了人数,张建平每次出诊也得工作到晚上7点。有时候张建平准备下班了,依然有少数病人还在病房外苦等,希望张建平再加一个号,张建平通常都会答应他们。张建平这时总会感慨:“虽然所有医护人员都加班几个小时,但你看到那些病人,花一天来到广州,叫我们怎么忍心让他们失望而回?”

社会的发展,让产科工作的重心发生了转变,对张建平来说,如何适应新的环境,如何在新时代作出新的贡献,又成为了努力方向。

“全面放开二孩以后,现在晚育问题、老龄化问题、高龄产妇并发症问题等愈加突出,大众对生育问题也更加关注重视。”张建平说,现在产科医护人员面临着许多新的挑战,而作为一名医者,自己要“把党员的担当和医生的职责紧密连结起来,力所能及地解除病人的痛苦,也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

【统筹】戎明迈 刘树强

【策划】刘树强 刘龙飞 钟卓坚

【视界主创团队】刘树强 钟卓坚 陈海燕 卢志科

【摄像】钟卓坚 卢志科

【后期】钟卓坚

【栏目包装】陈春霖

分享到 :  sina QQ空间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无关) 网友评论共 0 条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