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说案丨被赌博击倒的“致富头雁”

日期:2019-11-19 11:52  分享到:
来源 : 南方杂志微信公众号

评旧案,观新篇,常怀敬畏,以案为鉴

一期一个精彩案例

一说一席肺腑之言

新一期【小南说案】

让我们一起来听听↓↓↓

《被赌博击倒的“致富头雁”》

本期主持丨石静莹通讯员丨刘璐

【案情回放】

2019年3月19日,肇庆四会市东城街道沙头村党支部书记吴某良被四会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

得知自己被调查后,吴某良连呼“冤枉”。

这位党支部书记信誓旦旦地说:“当初带着村民发家致富的是我,这些年为村集体付出最多的也是我。你们查错了吧?”

尽管坚称自己“清白无私”,但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多年强取豪夺、欺压群众的恶行已然败露。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这位头顶无数光环的“致富头雁”,渐渐现出了为害乡里、贪婪蛮横的原形。

从致富头雁、意气风发的领头羊,到如今的村中霸王,吴某良的堕落,源自他沉迷赌博、不得不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敛财作为赌资。

沉迷豪赌  疯狂敛财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家境贫寒的吴某良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干劲和灵活的头脑,在当地带领村民创业致富,成为群众心目中当之无愧的“能人”,他也因此于2005年、2014年先后当选为沙头村委会主任、村党支部书记。

组织的培养和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没有让吴某良倍感珍惜,手头宽裕的他却沾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为了满足一掷千金的“快感”,他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力,不择一切手段聚敛钱财。

据吴某良交代,从2008年到2018年,他出境参与赌博100多次,最多一次竟然输掉了700多万元。可这十年间往返境内外的3万多元油费、路桥费,却全都被他以公务差旅费为名在村委会报销了。

2012年,吴某良违法回收了当地多家印染企业的污泥,并将逾千吨未做无害处理的严控废物直接倾倒在他承接的填土工程工地里,给当地生态环境和群众健康造成了极大危害,而吴某良却心安理得地从工程方收取了共计1800多万元的工程费。

2015年12月,吴某良瞒着村委会,偷偷安排自己的儿子吴国政将村集体的一块土地租给一名商人,并签订了年租金40万元、租期20年的合同,随后又骗得村委会同意,以8万元的年租金价格将该地块租赁给吴国政。这一进一出,吴氏父子4年就轻松赚取了120万多元的“差价”,沙头村却蒙受了689万多元的巨额损失。案发后,当沙头村民得知四会市纪委监委为他们“撑腰”追回这笔款项后,无不鼓掌欢呼。

横行乡里  为亲信“撑伞”

有了金钱撑腰,吴某良在沙头村日渐“威风”起来。村里不管大事小事,一切都要他说了算,村委会在他眼里,俨然成了一个摆设。

吴某良还擅自将两名有违法犯罪前科的亲信安排进村委会,分别担任村治保主任和消防治安员,充当自己对付“捣乱分子”的“干将”。

2016年,一名从事养殖业的村民因为没有按吴某良的要求把承租的鱼塘低价转让,不久就受到了消防治安员吴某的威胁,通往鱼塘的唯一道路也两次被挖断,惊恐万分的他不得不“自愿”把鱼塘出让给了吴某良。

在沙头村投资办厂的某企业家在吴某良的“劝说”下,将厂区的填土工程高价承包给了吴某良。工程拖着几年都没做完,吴某良却安排儿子频频上门催讨填土款。2018年,迫于吴氏父子的淫威,该企业家不得不将自己的别墅低价转让给吴某良,抵扣工程款。

吴某良的“过人实力”更让一些不法分子“慕名”而来、寻求庇护,在沙沥一村的农用地上搭建违法建筑的丘某就是其中一个。

明知丘某的行为严重违法,可收取了6万元“好处费”的吴某良非但没有加以制止,反而积极地为丘某的违建工程提供便利。2018年,当有关部门依法对丘某的违法建筑进行强制拆除时,吴某良还纵容、默许丘某等人暴力抗法、袭击执法人员,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凭着自己的“能耐”,吴某良在沙头村的“地位”日益稳固,他开始染指村中一切经营项目。从土地租赁、填土运输到养殖种植,只要吴某良看中了,就必须要分他一杯羹,当地群众对此敢怒不敢言。

随着吴某良的“生意”日渐红火,那个曾经勤劳踏实的领头羊,已经变成了群众闻之色变的“霸王”。

“靠山”崩塌 难逃惩罚

曾有“不听话”的群众当面向吴某良表达过不满,可吴某良却嚣张地回复道:“你告吧,告到哪里都没用!”

吴某良的“霸气”当然不是凭空而来,他早已为自己找到了一座坚固的“靠山”——东城街道党工委原书记黄某。

为了拉近与黄某的关系,吴某良在自己的养殖场内精心装修了一个高档私人会所,隔三差五便以“检查工作”“调研企业”为借口,邀请黄某到会所吃喝,两人关系也日益亲密。在黄某的“关照”下,屡遭群众投诉的吴某良频频“逢凶化吉”。2017年,黄某帮助吴某良顺利地在东城街道某商住用地上违规建起了一座加油站,并为该加油站办理审批手续四处“公关”,“知恩图报”的吴氏父子随即为黄某送上了300万元的“感谢费”。

就在吴某良为自己找到“靠山”而洋洋得意之时,声势浩大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令他如临末日,纪检监察机关约谈黄某的消息更让他心急火燎。预感“大事不妙”的他与黄某秘密会面、串通供词,订立攻守同盟。

2019年3月19日,吴某良逃避打击的美梦被彻底击碎,当天,他与黄某一起被四会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于3天后被采取留置措施,与他们同时被留置的,还有吴某良的儿子吴国政。

到案后,吴某良对自己平日里的恶行只字不提,极力狡辩。他时而大谈“光辉历史”,把自己塑造成沙头村的“功臣”,时而赌咒发誓,向办案人员大呼“无辜被查”,上演了一场“含冤待雪”的闹剧。当办案人员把大量的证据摆在他面前后,“演技”高超的吴某良终于放弃了抵抗,将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和盘托出。

在四会市纪委监委的深挖细查之下,该案共有11名涉黑涉恶人员和“保护伞”被查处,吴某良的“靠山”黄某也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并以受贿罪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其余涉案人员也终将接受党纪国法的严惩。至此,这股以吴某良为首、祸害沙头村十多年的恶势力,连同他们的“保护伞”,被连根拔起、铲除干净。

小南说案

沉迷赌博、横行乡里,吴某良这样善于伪装的“领头羊”,对人民群众利益的损害是巨大的。

随着农村收入的增加,部分地区的赌博现象较为常见,以往很多人拿“小赌怡情”的说法,把赌博归为“娱乐活动”,劝人“融入”这种村民活动。

但是,赌博对党员干部来说,不是娱乐,而是恶习,是滋生腐败和堕落的温床。

众所周知,我国村干部收入并不高,当基本收入无法满足赌资需求时,赌博很可能会成为基层官员权力套现的推手,变相收受贿赂,使得腐败问题进一步加剧。

通过一些相关案例可以看出,赌博容易导致公权力的滥用,加剧权钱交易公开化,导致贪污受贿等腐败问题频发,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

更有甚者,赌桌上的投其所好和“运气好”全是各有算盘的“牌桌腐败”。党员干部首先要正其身,切不可有侥幸心理,窃以为小赌怡情赚点“外快”无人知晓,殊不知一旦沉迷其中便是被自己双手拖入腐败的深渊。

面对赌博现象,必须打早打小,露头就打。在日常监督中,如果发现村干部带头参与农村赌博的话,应该引起警惕,惩治时应该比普通村民更加严格,除了要接受罚款或者是拘留的处罚之外,还要进行党政纪处分,情节更严重的应请司法机关介入。

在此基础上,不断以现代文明占领农村文化阵地,打造“不爱赌、不想赌”的环境。

分享到 :  sina QQ空间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无关) 网友评论共 0 条

评论已关闭!